求不得 未必苦

收到某人的快递……顺丰的隔日快件,他果然很着急。
之前有过各种猜想,想过纸鹤,想过信件,想过零食,却万万没想到会这么贵重。
看到快递单上写着「玉制挂件」,已经觉得有些沉重。
待拆开后,看到一个小方盒,心已沉到底,打开果然是枚戒指。
想到他之前说摸着口袋里的小盒子,那时候必然很激动吧,应该有种想宣告天下的冲动……就算到了这时,仍固执地认为我是对的人。
一枚玉戒指,温润的绿色。
我不懂玉,只记得他说他的家乡是中国最大的玉石基地,只记得他说和田玉也是出自那里。只觉得,这份礼物太贵重,这份心意逼得我喘不过气。
很想找人倾诉,却无法开口。
忽然觉得,分开这回事需要用尽一个人的狠心。

评论